范蠡谏勾践勿许吴成卒灭吴

【原文】

居军三年,吴师自溃。吴王帅其贤良,与其重禄[1],以上姑苏。使王孙雒行成于越[2],曰:“昔者上天降祸于吴,得罪于会稽。今君王其图不穀,不穀请复会稽之和。”王弗忍,欲许之。范蠡进谏曰:“臣闻之,圣人之功,时为之庸。得时不成,天有还形。天节不远,五年复反,小凶则近,大凶则远。先人有言曰:‘伐柯者其则不远。’今君王不断,其忘会稽之事乎?”王曰:“诺。”不许。

使者往而复来,辞愈卑,礼愈尊,王又欲许之。范蠡谏曰:“孰使我蚤朝而晏罢者[3],非吴乎?与我争三江、五湖之利者,非吴耶?夫十年谋之,一朝而弃之,其可乎?王姑勿许,其事将易冀已。”王曰:“吾欲勿许,而难对其使者,子其对之。”范蠡乃左提鼓,右援枹[4],以应使者,曰:“昔者上天降祸于越,委制于吴,而吴不受。今将反此义而报此祸,吾王敢无听天之命,而听君王之命乎?”王孙雒曰:“子范子,先人有言曰:‘无助天为虐,助天为虐者不祥。’今吴稻蟹不遗种,子将助天为虐,不忌其不祥乎?”范蠡曰:“王孙子,昔吾先君固周室之不成子也,故滨于东海之陂,鼋鼍鱼鳖之与处,而蛙黾之与同渚[5]。余虽然而人面哉,吾犹禽兽也,又安知是諓諓者乎?”王孙雒曰:“子范子将助天为虐,助天为虐不祥!雒请反辞于王。”范蠡曰:“君王已委制于执事之人矣。子往矣,无使执事之人得罪于子。”使者辞反。范蠡不报于王,击鼓兴师以随使者,至于姑苏之宫,不伤越民,遂灭吴。

【注释】

[1]贤良:这里指谋臣。重禄:这里指贵族。

[2]王孙雒(luò):吴国的大夫。

[3]蚤(zǎo):通“早”,早晨。晏:这里指晚上。

[4]枹(fú):这里指鼓槌。

[5]陂(bēi):水边,水岸。鼋鼍(yuán tuó):在中国神话传说中是指巨鳖和猪婆龙(扬子鳄)。蛙黾(wā mǐn):古书上说的一种蛙。

【翻译】

越王勾践出兵围困吴国三年后,吴国的军队自行崩溃了。吴王带着他的谋臣和贵族们逃到姑苏台躲避起来。不久便派出使者王孙雒去向越国请和,王孙雒到了越国后,对越王勾践说:“以前是上天给吴国降下灾祸,使我们在会稽得罪了贵国。现在越王如果肯照顾我们的话,我请求和好,恢复我们当年在会稽时的友好关系。”越王勾践听到王孙雒说的话后,有些不忍心消灭吴国,打算答应讲和。这时候,范蠡进谏说:“我听说,圣人能够成功,是因为他们善于利用天时。如果得到了天时还不夺取成功的话,那么上天就会将天时转变成不利的形态了。而天时的转变为期不远,五年就转变一次,小的灾难来得快,大的灾难来得稍慢些。前人有句话说:‘砍树干做斧柄,而手里拿的斧柄就是要做的斧柄式样,所以不必再去远处寻找。’现在君王迟迟不能决断,难道忘记了在会稽蒙受的耻辱了吗?”听了范蠡说的话后,越王勾践说:“好吧。”于是没有答应同吴国讲和。

吴国的使者离开后没多久,又返回了越国,这一次,吴国使者的求和措辞比上一次更加诚恳卑微,礼节也比上一次更加恭敬。越王勾践有些心软了,打算答应吴国的求和。这时候,范蠡进谏说:“是谁让我们清早就上朝,到夜晚才下朝,整日里忧心国事,不就是吴国吗?同我们争夺三江五湖利益的,不也是吴国吗?我们为了复国辛辛苦苦地谋划了十年,只在这一日之间就放弃前功,这样做怎么可以呢?至于讲和,君王您姑且不要答应他们,这样事情就容易有转机了。”越王说:“我也想过不答应,可我为难于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,这样吧,你替我去答复他吧。”于是范蠡左手提着鼓,右手拿着鼓槌,去回复吴国的使者,范蠡对吴国的使者说:“以前是上天给越国降下灾祸,让越国归顺并受吴国制约,然而吴国却没有接受上天的礼物,现在天时转变而让我们反过来报复吴国,我们君王怎敢不听从上天的命令,而听从吴王的命令呢?”王孙雒连忙说:“尊敬的范大夫呀!古人有句话说道‘不要助天作恶施虐,助天作恶施虐的人会不吉祥。’现在我们吴国恰逢天灾,稻米和螃蟹都已经吃光了,难道您还要助天作恶施虐,不怕遭厄运吗?”范蠡回答道:“尊敬的王孙大夫呀!以前我们国君在周朝是爵位不高的官员,所以只能住在东海岸边,常年与鼋鼍鱼鳖相处,同水边的虾蟹蛙类共居。惭愧的是,从表面上看我们像个人,而实际上跟禽兽没什么区别,又怎么听得懂你说的这些深深浅浅的巧辩之言呢?”王孙雒说:“尊敬的范大夫呀!您一定要助天作恶施虐吗?您这样助天为虐可是会遭受厄运的!请您让我再见越王一面,我要向越王告辞以后再返回国。”范蠡说:“我们国君已经把这件事全权委托给我了。你走吧,免得我这个管事的人得罪你。”吴国使者听到这句话后,只好告辞回去。范蠡没有向越王报告情况,而是擂起了战鼓,跟在吴国使者的后面直接向吴国发兵,一直追到吴国姑苏台的王宫之上,就这样,越国的兵员几乎没有什么伤亡,就灭掉了吴国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