臧文仲请赏重馆人

【原文】

晋文公解曹地以分诸侯[1]。僖公使臧文仲往,宿于重馆[2],重馆人告曰:“晋始伯而欲固诸侯,故解有罪之地以分诸侯。诸侯莫不望分而欲亲晋,皆将争先。晋不以固班,亦必亲先者,吾子不可以不速行。鲁之班长而又先,诸侯其谁望之?若少安,恐无及也。”从之,获地于诸侯为多。反,既复命,为之请曰:“地之多也,重馆人之力也。臣闻之曰:‘善有章,虽贱赏也;恶有衅,虽贵罚也。’今一言而辟境,其章大矣,请赏之。”乃出而爵之。

【注释】

[1]晋文公:晋献公之子,名重耳。

[2]重:鲁地,今山东省鱼台县西北。馆:候馆,公家接待宾客的房舍。

【翻译】

晋文公削减曹国的封地,分给各诸侯国。鲁僖公派臧文仲前去受领,途中住宿在重邑的馆舍。看守馆舍的人对他说:“晋国刚刚称霸,想在各诸侯国之中稳固地位,所以削减得罪霸主的曹国之地分给诸侯。诸侯无不希望分到土地,一定会争先恐后地去亲近晋国。晋国未必按照诸侯间原来的等级次序进行分配,一定会给先去的人加重赏赐,您不能不火速前去受领。鲁国按等级次序本来就排在前面,又能抢先到达,诸侯谁还敢企望与鲁国相比?倘若您稍一歇息,恐怕就失去机会了。”文仲听从了看守人的建议昼夜兼程,果然在诸侯中所分得的土地最多。回到鲁国复命后,他为馆舍看守人请功说:“土地分得这么多,是重邑馆舍看守人的功劳啊。我听说:‘一个人的善德彰明昭著,即使地位卑微低下,也应该给予奖赏;一个人的恶行得到证实,即使地位高贵也应该给予惩罚。’现在由于馆舍看守人的一句话而扩大了国家的疆土,他的功劳之大是再明显不过了,请国君奖赏他。”僖公于是把这个馆舍看守人从仆隶中提拔出来,赐给他大夫的爵位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